返回小栈
无规矩,不自由
Pegasus,IT民工2020-02-18 16:10:24

“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卢梭《社会契约论》

自然世界有其规律,浩瀚宇宙、宏观微观,都受到几个基本的物理定律限制约束。与之类似,文明社会运行在各种准则之上,道德最高,法律最低,法规、条例、公约等等处于中间地带。与物理定律无法逾越不同,社会准则可以违反,但强大的自我矫正机制会令绝大多数犯规者受到处罚,不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当然社会准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会与时俱进。

近期又见有”少不更事“的工程师同学”明知故犯“,触碰公司、法律红线,被辞退、判罚甚至获刑,不禁深深为之惋惜。在本民工多年IT技术生涯中,此类事件遇上的不多,但都印象深刻,引以为戒。正规公司都有明确的规范,其中会有红线,比如联想天条、阿里高压线。红线意味着“不能触碰,触碰则死”,一般包括营私舞弊、收受贿赂、触犯法律、泄露机密等等。触碰红线在涉及到钱和利益的业务部门多一些,技术部门相对少,但技术团队接触信息、数据资产更容易,出事主要集中在信息安全方面。

以前泄露数据牟利才算违法犯罪,但去年《网络安全法》实施,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个人隐私信息50条以上的即可入罪。技术人员比较清高,收入水平还不错,觉得自己是手艺人,吃的是技术这口饭,一般不会动多少歪心眼,但工作中随时接触数据、代码等敏感信息,加上社会经验相对不足,分明是个高危职业——更别提骨子里还有崇尚黑客、极客文化的部分群体了。

下面列举一些案例,部分在网络上可以公开查到,部分是道听途说,隐去具体信息。

1.2006年程稚瀚盗用移动充值卡获利370万,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2.2011年周双成窃取移动1300用户数据,倒卖获利2.5万。

3.近日百度诉前员工康泽宇违反竞业协议、入职今日头条并泄露百度公司机密一案做出裁决,要求康泽宇返还、赔偿竞业限制补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约83万元,停止违反竞业限制的行为,继续履行对百度的竞业限制义务至竞业限制期满,此前因康泽宇否认与百度的合同系本人签字、引入鉴定机构的费用也由康泽宇全权承担

4.某工程师利用职务之便,将自己和他人的话费改为0。

5.某工程师把负责系统的电商购物卡数据给了老婆进行消费。

6.某工程师把自己的员工账号借给其他人登录公司系统。

7.某工程师把同事的信息泄露给猎头。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这些“明知故犯”的技术人员的多数操作几乎没有技术含量,基本处于“不怕人不知,反正我要为”的任性状态,随便一查就没跑儿,完全不用什么高科技手段。令人不禁纳闷,搞技术的不都智商挺高的么?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是一时冲动?一时糊涂?侥幸心理?是脑子进水了?还是缺乏意识真不当回事?莫非真是语文不好,不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诚然,发生在个人身上的事件有很大的偶然因素,但仔细分析其中的必然原因,有一些共性。多数的违规犯罪行为,是因为法律意识单薄、缺乏职业精神,甚至就是不够成熟,社会认知太差。即便公司三令五申、培训宣讲、线上考试,仍然当作耳旁风我行我素,一副“朕就是这样的汉子”的威武霸气,等真被抓到又秒怂,悔恨不已。

我国法律普及工作一直比较差,比如我只在大学上过法律基础一门课,加上其他一些原因,法治社会建设不太到位,许多人既是法盲又无法无天。十几年前我在深圳出差,《深圳都市报》三天两头报道公安干警设伏打击两抢过程中犯罪分子驾摩托车冲撞警察被击毙的新闻,看了只觉得真是不要命,真不拿小命当回事,亡命徒不过如此,大好青春一命呜呼,可真是不值啊!

至于社会公德、职业精神的教育就更缺乏了。我在北京这么多年,只有早些年坐火车的时候,才会从列车广播里听到“旅客朋友们,列车前方将要到达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北京是世界闻名的历史古城,文化名城,是全国的政治、经济、交通和文化中心……您在北京旅游、工作期间中,请自觉遵守《首都市民文明公约》……”然而至今也不知道公约都有啥。好在这些年总体素质也在提高,前两天朋友圈里还有人称赞首都人民素质高,地铁自动扶梯上都靠右站空出左边快行通道呢。大概他不知道最近媒体又在讨论这么干容易伤电梯——看看咱们这素质,都关心爱护起电梯了!

这些年互联网行业发展好,做技术更自由,换工作很容易,有些人平均每年跳一次槽,也不觉得自己跟公司有多强的关系。不就是打工赚钱,不爽就换?如果公司不好,比如加班不给钱,在其他方面“找回场子”可能还算“行侠仗义”了——程稚瀚的案子辩护就有这样的道义借口。大概我们都从小被教育要有革命主义精神反抗资本家的剥削压迫,寒暑假就看《西游记》、《水浒传》,巴不得自己是孙悟空是梁山好汉,也不想想孙悟空也就大闹天宫风光了一回后面一直带着紧箍咒一路西天取经“上面有人”的妖怪都没打死过最后还得乖乖的皈依我佛,梁山好汉最后还不都招安了归顺朝廷。今何在《悟空传》里的豪言壮语“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更适合中二少年——他们不能为自己行为负责,需要监护人的。

的确就业是自由选择,但是有合同的,是社会契约,职业精神就是契约精神,要对得起自己,更要对得起公司,这其中包含的是尊重和信念,而不是公司好你就好好干,不好就跳出来说我是卧底代表月亮搞搞你。公司是商业组织,有其核心利益,越大的公司越不能容忍利益受损,规矩越多,要求越严格,难怪华为N年前就把办公电脑USB口堵死,想想看中兴这次是怎么被美国轻易拿下的?哪怕是谷歌,号称招最好的员工,自驱力极强,一样有非常多的条条框框。有些人工作多年却不明白这些道理,何谈职业精神,何谈优良品格,何谈过好这一生?不知轻重不把公司利益放在心上,犯了错出了事公司要追究,规章制度在那摆着,该开除就得开除,该走法律流程就得走法律流程。

职业生涯是一个过程,并不是说翻篇就翻篇。犯罪会有案底,虽然现在私企基本不用人事档案做记录了,正规公司还是会关注之前的经历。如果触碰过红线,你是老板的话会要这样的员工么?比如说在阿里这样的体系里犯了事儿,别说以后不能再进阿里系公司,恐怕腾讯系也进不去,职业前途基本上被自己给毁了,对得起社会、公司、家人么?怎么办?找个不做背景调查的公司?改行?创业单干?离开中国?早知道后果这么严重为啥还能犯错?挖挖意识上的根源吧!事已至此,该承担就承担,也许早犯错更好,否则没准会捅更大的篓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真进了监狱几年,出来回归社会的确很难,但也不至于就万劫不复,未来一样是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古天乐年轻时坐过牢,现在希望小学开了多少?

罗辑思维隆重推荐过武志红的《巨婴国》,结果没多久被禁了。这书我没看过,据说在学术上不太严谨,但至少用一个非常吸引眼球的词,总结了当今中国人的群体现象。成年人心智不成熟,以自我为中心,缺乏共赢思维、同理心,忽视他人、集体、组织,想干啥干啥,无视规则,甚至以不遵守规则为制胜法门,这是很可怕的,甘肃跳楼女生事件里围观起哄的人也是这种。没人能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就算是皇帝老子也不成。心智成熟的“社会人”,应该自尊自爱,为他人着想,有公心,有分寸,守规矩。

每个年轻人都向往无拘无束的自由,喜欢“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不自由、毋宁死”,不愿意听“没有绝对的自由”这种话。但终究会懂得,世界自有规则,有了约束,有了清晰的边界,知道不能做什么,才知道能做什么,才能放手而为纵情驰骋做得更好。球场上有那么多规则,才有那么多精彩的进球,诞生伟大的球星和球队。世上没有后悔药,上天不会给再来一次的机会,别等到了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才追悔莫及。珍惜生命,心存敬畏,切莫妄为。

无规矩,不自由。


注:本文使用图片未注明均来源于网络。



1
0